顺达娱乐我的他

 无极5新闻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5-13 06:55:14
与他,相识在一个小城。
 
第一天去上班时,和闺蜜一起去登记信息。他抬起头,印象最深的,便是那双浓密的眉毛。
 
每天都会见到他,利落的寸头,上班时很严肃。我从不和他打招呼,见到也是远远的躲开,我应该从未想过会和他有任何交集。
 
偶然一次打扫卫生时,椅子上有落下的手机,端茶进去时我记得是他坐在这个位子的。卡通的手机套,边缘有略微磨损的痕迹。便偷偷叫来闺蜜笑了半天,怎么是卡通的呢?把手机放在前台,想着他必定会来拿走。
 
与他一起出差前来的大叔很喜欢逗我,他说我怎么那么爱脸红呢?时间长了,慢慢也熟络很多。只是他,依然是刚开始的样子,每天见着他的身影,却从未和他说过一句话。
 
临走前几天,大叔说你带我逛逛吧,来了近两个月,什么都还没见着呢。我应了下来,说去逛逛后山吧,新建的凉亭和长廊。
 
离开前夕,大叔打来电话,说丫头明天我们就走了,你不是说好带我去逛后山么?匆忙换好衣服,本以为只有大叔,看到他也在一起,竟有些脸红。那是我和他认识最近的一次接触。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,他便独自走得很远,剩下我和大叔聊天。
 
我想,若是知晓他会来,我也定不会穿着家居拖鞋出门。
 
次日七点多,我匆匆赶去上班。穿过广场,遇到他和大叔,竟还是他们先看到我,远远的便叫我的名字。我的目光是先停留在他的身上的,黄色的行李箱上印着大大的奶牛。后来因为这个笑过他很多次。
 
已记不清最初的我们是怎样走到一起。
 
他比我大几岁,便也就事事迁就我,我喜欢在和朋友聊天时说他是我亲爱的杨爸爸,也会对着他说大叔晚安。分开后三个月,才又见着他。淡蓝色衬衣,也许是熬了夜,眼里有淡淡的血丝。本来说好我去机场接他,却因为坐错公交车去了火车站。给他打电话时我是尴尬的,哭丧着说我坐错车,倒把他也弄得哭笑不得,问清楚我的位置,便匆匆来接我。
 
他经常在外出差,聚少离多本是常态。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,对我便显得格外珍贵。我常说,若哪天在陌生的街角遇着长发及腰女孩的背影,是否会想起我,嘴角也会扬起微微的弧度?他会爽朗的笑着说当然会啊。
 
他常在工作之余来看我,从相见的那一刻起,便紧紧的拉着我的手。他说你这么路痴,走丢了让我如何找到你?我贪恋他掌心的温暖,握着,便觉得天涯海角似乎都不算远。
 
第一次去他的城市,坐在靠窗的位置,看着树木一棵棵倒退,平坦的地平线上开始显现出低矮的山丘,山城特有的青绿毫不吝啬地沁润着我的双眼。一路上他打来电话说亲爱的我们终于又要见面,我对着电话轻声微笑,掩盖住内心的狂喜。
 
到时已是夜晚,一起吃过晚饭,一起去挤地铁。在地铁上他让我看窗外,横跨江的大桥上一排排的路灯,倒映在江面混杂着霓虹的影子。他轻轻的扶住我的肩,吻着我的额头。
 
和他等公交车时在站台肆无忌惮地接吻,丝毫不管周围人的眼神。在逛街时他会突然看着我的脸,我拿手挡,他便拿开我挡着脸的手,紧紧握在手心,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。我们像一对新婚男女一起提着购物篮去超市细细挑选菜品,会带回一瓶红酒,再配上两只高脚杯,对着并不浪漫的白炽灯慢饮,轻语。
 
……
 
他说若你遇着烦心事要告诉我,我爱你,会和你分担。
 
他说若你找到更好的不要瞒着我,我爱你,会想你幸福。
 
我说遇着你,怎还有心去眷恋旁人?
 
只愿从此相爱如命,不辜负了我们的爱情。